静静的生长~

无人可懂的孤独

《无人可懂的孤独》文 / 我心永恒
一抹黄昏,舞尽了她的明媚后,带着几许不舍的眷恋,追随着风的影子,淡淡而去。我隔着风月,站在黄昏的尽头,用专注的眸、远远张望,眼神却无法看见远方的苍茫,余晖散尽,我告别最后的残阳,关上门,佛开喧嚣,独守着一窗的清冷,把爱与恨的纠结,汇集于掌心,融入一缕风中。对视着风的决绝和夜的冷漠,忘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那潜藏的记忆悄然暗涌,仿佛就连空气也显得那么薄凉。千风走,万绪多,往事沉沉浮浮,记忆迷迷蒙蒙,回望一场烟花盛开的美,最终在萧瑟中落幕,那曾经给过的温柔,还有唇边的低语,已烟消云散,全都化成了虚无,几多辗转,又全都归于了平静。当所有的激情褪去了华丽与妩媚,我默默的倒数,除了苍白,只留下错落的记忆,还有诀别的诗。

风缓,轻轻带走了西去的夕阳,冷漠空气中,又开始弥漫关于夜的故事。褪去世尘浮华,卸下了白天的疲惫,淌过一片孤清的回眸,我轻拂光阴,一路追赶,让冷暖随行,然而我却再也找不到故事的入口,但我依然可以凭借风的气息,轻扶往日熟悉的路途,寻找着当年的精彩与落寞,可依稀的梦境无论怎样游走,却始终也望不到朦胧的尽头。一段剧情,我应劫上演,增色了众多春花秋月的画面,谢幕,却是累累伤痕。一程路,几度风雨,几番花落,在一季又一季的渴望里,我一次次地想要打捞起希望,最后竟只落得一声叹息,风光无限好,却独缺一份温柔!

抬头浅望,一笔流年,零落了万千心事,我几度徘徊,耗尽了所有力气,却仍然走不出这座人去楼空的孤城,一份不曾减退的柔情,终是无法远走,最后成为了我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离愁,尽管,时间折损了最初的美好,然而当风声底处那一抹深藏的微蓝涌来,我却不知所措。也曾想,执笔临摹下往日的温暖,试图拼凑一个完整的故事,怎奈,散去的柔情,岁月不肯温柔下笔,那荒芜了的明媚,散落在天涯,却已与我的岁月并无了太多的瓜葛。独处时,翻阅着那些没有了温度却还残留着余香的过往,我从不敢去想,甚至不敢去回望,或许,沉默是最好的选择,可那种依依不舍的眼眸,却让人总觉得惆怅、落寞!

记忆的风,穿尘而过,低吟流年,看见月与灯依旧,却不见旧年人。岁月风干了往事,流年也染白了曾经,也许,故事不需要结果,它只是证明故事于流年曾精彩过,任你几许不舍,风掠过,便成浮华。路过的风,划落了月的清冷,拉长了夜的寂寞,坐在风起的地方,我握一把细碎的光阴,品味着一个人的孤独,煮一壶浊酒,浅醉时光,不谈风花雪月,不问梦的归宿,我举杯邀月,笑傲风的无情,无视岁月冷漠。暮色中,我轻轻挑起一抹散落的清风,在夜空中摇曳一曲冷色的离歌,一支烟,一支笔,于烟火里任思绪伸展,将那份微微的期许,打捞,合拢,然后藏于眸间。此时,窗外的风月,散发着微微芳香,却与我无关,一方净土,守一片宁静,依旧修修剪剪着我无人可懂的孤独!

评论

© 静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